主页 > 法院资讯 > 媒体播报
江苏法制报 京口全市首推诚信诉讼宣誓
发布日期:2015-12-14 发布人:管理员

QQ截图20151214104340.png


“我宣誓:以我的人格及良知担保,诚信参加诉讼,如实陈述案情,出示真实证据,如违誓言,愿接受法律的处罚和道德的谴责!”近日,京口法院民一庭审理了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由于争议矛盾较多,原被告双方各执一词,开庭前,原、被告双方当事人被要求签署《诚信诉讼保证书》,并手按《宪法》庄严宣誓。在如此慎重的仪式下,庭审中当事人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观点并列举了证据,使得案件顺利结案。

公平正义是司法追求的终极目标,因此,法治进程必须沐浴在诚信的阳光下。然而,一段时间来,不诚信民事诉讼行为呈多发态势。一些案件双方当事人为使自己的利益达到最大化,不惜用欺瞒、编造的假话来混淆法官的视听,使案件审理处于模糊不清的境地。为此,该院在全市率先推行诚信诉讼宣誓制度,今年3月在谏壁法庭试点施行,6月在全院推行,并取得了良好的诉讼效果。

【虚假诉讼,司法阳光下的阴影】     

所谓虚假诉讼,通俗而言,就是用“假”的东西利用诉讼程序来骗取真实的权益。其准确概念是指,诉讼各方当事人恶意串通,采取虚构法律关系、捏造案件事实、伪造证据等方式提起民事诉讼,或者利用虚假仲裁裁决、公证文书申请执行,使人民法院作出错误裁判或执行,损害国家、集体、社会公共利益或者第三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立案是不诚信诉讼的第一道关口。近年来,京口法院立案庭在具体工作中就发现数起疑似虚假诉讼案件,比如,在某离婚案件中,男方为证实存在夫妻共同债务,向法院提交了去年其与李某的一份民事调解书,其中载明男方欠李某借款6万元。故要求女方承担3万元债务。后经查实,此6万元为虚构的债务,相关当事人受到了法律制裁。

另外,在一起遗产继承的案件中,作为母亲原告起诉了五位儿子,要求继承丈夫名下的房产,并提供了只有五名子女的相关证明材料。因双方均确认无其他继承人,也无重大矛盾,遂迅速达成了调解协议。但后因房屋拆迁,又出现了另外两个享有继承权的女儿。据此,依法撤销原调解书,并通知所有继承人重新对遗产进行了分割处理。

在某民间借贷系列纠纷案件中,主债务人因交通事故死亡后第二天,原告诉讼主张的债权数额合计高达140多万元(其中有69.2万元是原告在主债务人交通事故死亡前一日分5次出借,并由5个担保人分别担保),据以主张权利的十多张借条均足打印好的格式化借条;且作为被告之一的主债务人妻子也未到庭。因为据以主张权利的关键证据存在可疑之处,须进行仔细核查。后证实此债务并不存在,相关人员受到了相应处理。

此外,在每年六、七两个月中,均会遇到所谓的“学区诉讼”案件。即一些家长为子女能进入其认为较好的学校上学,竟采用诉讼离婚或变更抚养关系的方式,来达到让小孩进入所谓“好学区”的目的。

以上问题的发生,极大地扰乱和冲击了社会的正常运行秩序,严重影响了国家政策措施的贯彻落实,也严重干扰了人民法院正常的审判活动。

立案庭相关负责人说,不诚信诉讼行为归根到底是为了利益,原被告双方在庭审中会通过演戏博得法官认可。这些当事人多系亲友、同学等特殊关系或关联企业,便于“假戏真做”。 

    “当然,既然是演戏,就容易穿帮。如在法官追问下,当事人神情言语可能极不自然,或者当事人配合默契,避重就轻,选择细枝末节象征性争辩。再如,所提供的证据材料多是复印件,疑点多,缺乏完整性。”

【诚信诉讼,道德与法律“双管齐下”】

 “事前通过签署保证书并宣誓强调当事人自我约束,识别过滤,加上已有的录音、录像、同步记录等手段,把法律的威慑力有形化,在立、审、执各个环节注意预防和甄别虚假诉讼;事后的严厉惩处,坚决打击当事人采取虚假的诉讼主体、事实及证据的方法提起民事诉讼,利用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以达到非法的动机和目的,从“规制有力”到“严惩威慑”, 进而更好地保障公民的正当权益和司法的公信权威。从实际效果看,诉讼参加人对法律的敬畏感和责任意识更强了,也为作伪证设置了一道道德防线。”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据介绍,《民事诉讼法》第13条明确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今年2月4日发布施行的最高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细化了民事诉讼如何贯彻诚实信用原则规定,但在我国民事诉讼法律中,对于诉讼参加人宣誓制度并没有明文规定。

在3月试点推行诚信诉讼初见成效的基础上,京口区法院于6月份开始在全院推行,截至目前该院共办理了1200多起案件。不少诉讼参加人迫于心理压力,最终放弃了虚假陈述,使得一些棘手案件迎刃而解。

    庭审中的不诚信诉讼行为表现形式有:提供虚假地址企图骗取缺席审判;一方伪造证据证明主张,对方予以认可;原被告双方串通,虚假陈述;原被告态度友好,相互妥协,进行“手拉手”诉讼。 

例如,京口法院近期再审的一起民间借贷案件中,原审原告称被告向其借款89万元,其后陆续还款19万元,尚欠70万元未还。本案在调解过程中,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还款协议,法院同时作出民事调解书。看似很平常的一起借贷案件,细心的法官却在查阅卷宗时发现了蹊跷。原告称借给被告89万元,但本案的一份关键证据银行个人业务凭证显示,是被告转给了原告89万元。这一小小的出入让法官起了疑心,随即汇报领导,申请再审。在本案再审过程中,原审原告却称,与被告间早已有资金借贷往来,当时提供的银行凭证拿错了,实际被告累计结欠原告290余万元,被告称无力偿还,因此诉至法院,不存在虚假诉讼。这薄弱的理由当然不够说服经验丰富的法官,法官又查明,原被告系姐妹关系,两人涉及多起民间借贷案件,所以策划了此次诉讼。此时正值京口法院推行诚信诉讼宣誓制度,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下,原被告终于承认了他们的虚假诉讼行为,各自缴纳了5万元罚款,并不提出上诉。

诚信诉讼制度推行以来,京口法院已对21件涉嫌虚假诉讼案件进行了再审,撤销三件案件调解书,其余均由原告提出撤诉。

【失信人黑名单,让老赖们不再“躲猫猫”】

说起“老赖”,这可是曾让每个法院执行局头疼不已的一个问题。执行阶段的不诚信,主要是规避执行,利用法律漏洞或设置人为障碍,造成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假象,以逃避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京口法院执行局局长介绍说,过去对付“老赖”,执行局的干警们既要排查他们的行踪,收到可靠消息后还要围追堵截,“或是凌晨、或是半夜,干警们都要挑这样的时段围堵,才有机会抓到‘老赖’。”但这样“守株待兔”的原始方法其实是事倍功半,花去了大量人力,效果却不见得好。而“老赖”们为了躲避执行,也越来越狡猾,或是将账户下的资产全部转移到亲属名下假称“没钱”,或是更换手机号码“远走他乡”。

去年3月开始,京口法院执行局与镇江中院执行局协调沟通,通过位于解放路与正东路交叉口的镇江影剧院的LED电子大屏幕每两周更新一次、24小时不间断的向全社会公布“失信人名单”,将被执行人的失信情况公之于众。不止如此,从去年7月1日起,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的人,在购买机票、列车软卧等票时,各售票系统将无法出票。失信人名单还与公安机关实行联网,无论是买机票、火车票还是订酒店、上网,只需用到身份证,“老赖”们就会原形毕露。通过这一方法,“老赖们”那些狡猾的手段可就统统失效了。

今年年初,京口法院受理的申请人赵某某与被执行人贾某某、夏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贾某某、夏某应向赵某偿还2万元,并承担其他相关费用。但贾某某、夏某一直未履行。受理后,执行员对被执行人名下银行存款、房屋信息、车辆情况进行查询,均未发现有可供执行财产,与此同时,被执行人还一直拒接法院电话。执行局认为,本院判决生效后,被执行人贾某某、夏某不按期履行还款义务,且长期躲避法院,是明显的“老赖”行为,依职权将两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一段时间后,贾某某突然主动联系法院,要求还清欠款。原来,贾某某要去澳门,却在办理手续时被告知限制购买飞机票,贾某某再三权衡之下,还是老老实实地主动联系法院,还清了这笔债务,希望法院能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

去年3月至今,京口法院共将762名“老赖”列入失信人名单,期间不断有“老赖”主动上门联系法院执行局,要求清还拖欠的执行款项。由此看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发布对执行案件有着重要意义,不仅对今后的执行工作增添了一股强大的动力,更为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提供了有利的法律武器。

“对个人而言,是出行、住宿受限,对企业而言,是金融贷款被卡。”京口法院执行局局长表示,失信人名单通过信用惩戒“老赖”的方式,很好地解决了以往执行难的问题。而在打击“老赖”的同时,还保护了受害人的权益,保障了基层法院的公信力,不得不说是一剂“一石三鸟”的治“赖”良方。

 

“一诚足以消万伪”。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只有当事人诚信地进行诉讼,法官依法诚信地进行审判,才能及时查明事实真相,准确认定是非,正确作出裁判,促成纠纷的公平公正解决。新民事诉讼法大力提倡诚信诉讼,加大了对不诚信民事诉讼行为的惩戒力度,对个人的最大罚款金额增加到了10万元,对单位增加到了100万元,并且规定对恶意诉讼中涉及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是立法上的进步。但诚信诉讼更需要广大公众的理解和配合,对不诚信行为自觉说“不”,对不诚信行为积极抵制,共同构筑良好的诉讼、执行环境。


江苏法制报  2015年12月11日  江苏法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