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研析
李瑞勇盗窃案——被告人因为形迹可疑被盘问,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是否视为自首?
发布日期:2015-12-03 发布人:管理员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瑞勇,男,1989年9月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因涉嫌盗窃罪于2014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7日被逮捕。

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李瑞勇犯盗窃罪,于2014年9月4日向镇江市京口去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受理后,于2014年9月12日决定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至2014年5月,被告人李瑞勇先后至镇江市京口区滨水路至北固山沿线、东吴路沿线、宗泽路沿线、小米山路沿线、禹山北路沿线停车场等地,采用起子撬轿车玻璃的方式,盗窃作案16起,窃得人民币4545元,硬中华香烟2包、海之蓝白酒2瓶,软中华香烟21包,中南海香烟5包,上述物品计价值人民币1956元及黑色酷派电信定制手机1部、羽绒服1件、电热毯1个。

2014年5月12日凌晨,被告人李瑞勇因形迹可疑被公安机关盘问检查,检查后发现其随身携带一字起一把,遂将被告人李瑞勇带至公安机关。被告人李瑞勇被带至公安机关后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上述事实,被告人李瑞勇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潘某、衡某、徐某、姚某、丁某等人的陈述,辨认笔录及照片,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检查笔录,物证检验报告,手印鉴定意见,价格鉴证意见,扣押清单,到案经过,人口基本信息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瑞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采用破坏性手段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瑞勇犯盗窃罪,罪名成立。被告人李瑞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以被告人李瑞勇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

 

二、主要问题

因为形迹可疑被盘问后主动交代犯罪事实,是否视为自首?

 

三、裁判理由

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根据这一规定,成立自首应当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两个要件。

【分歧】

对于本案中被告人李瑞勇是否成立自首的问题,存在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李瑞勇的行为成立自首。理由是:当时李瑞勇仅属形迹可疑被盘问,之后主动交待犯罪事实,符合自首的条件。

第二种意见认为,李瑞勇的行为成立坦白而非自首。理由是:李瑞勇因形迹可疑被公安机关盘问检查,检查后发现其随身携带一字起一把,遂将被告人李瑞勇带至公安机关。被告人李瑞勇被带至公安机关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其属被动投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成立坦白。

【评析】

1.是形迹可疑还是犯罪嫌疑是界定行为人是否自动投案的标准。自首的成立必须同时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这两个条件。1998年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规定,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待自己的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2010年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一条第二款规定,罪行未被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盘问、教育后,主动交待了犯罪事实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但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在其身上、随身携带的物品、驾乘的交通工具等处发现与犯罪有关的物品的,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从《解释》和《意见》的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在被动归案仍成立自首的情形中,若当事人是在有关部门、司机机关确定其属犯罪嫌疑人之后才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其不具有投案的自动性,仅成立坦白;若当事人是在有关部门、司机机关确定其仅属形迹可疑之后就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其属自动投案,成立自首。

2.要对形迹可疑与犯罪嫌疑作正确界定。根据上述分析可知,确定行为人在被动归案情况下是否成立自首,区分的关键是行为人在如实供述之前是否已被司法机关等部门确定为犯罪嫌疑人还是仅属形迹可疑人。所谓形迹可疑,是指司法机关基于行为人的举动和神色异乎寻常,仅凭工作经验或个别单薄的、不能相互印证的线索、证据,认为该行为人存在实施某种不特定犯罪的可能性。所谓犯罪嫌疑,是指司法机关掌握了足以认定行为人实施了某种特定犯罪的客观事实或者充分的证据,通过逻辑判断,认定被怀疑人有实施该犯罪的重大嫌疑。两者的区别主要有以下几点:(1)产生怀疑的依据不同。判断形迹可疑是基于特定人的某些可疑举动和神色,主要凭借生活常理、工作经验甚至是第六感觉所形成的一种推测;而犯罪嫌疑则主要是凭借确实充分的证据进行分析、判断后的一种确定无疑的推定。(2)对证据和线索的要求不同,这是形迹可疑与犯罪嫌疑的本质区别所在。形迹可疑可以不掌握任何证据和线索,或者仅掌握不足以合理怀疑特定人实施某种犯罪的孤据或线索;犯罪嫌疑则强调需要以确切的证据为依据。形迹可疑的“疑”是一种主观随意的猜测,是一种仅凭常识、情理或者职业习惯而产生的怀疑,所体现出来的只是行为人实施某一或者某种违法犯罪行为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没有相应的客观事实及确实充分证据作为依据,没有任何针对性。因形迹可疑而被盘问、调查时,相对人可以选择交代罪行、编造谎言或者干脆沉默,一般情况下司法机关很难反驳行为人的交代或者判断其是否说谎,因而其交代具有主动性、真实性。而犯罪嫌疑所依据的是确实、充分的证据,是对证据分析、判断的结果,因此,这种怀疑是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怀疑,要排除这种怀疑必须作出比较合理的解释,甚至还必须提供其他相关证据。一旦犯罪嫌疑人不主动、如实交代,司法机关可以当即运用已经掌握的证据反驳。(3)证据的来源不同。形迹可疑的行为人包括两种,一种是绝对的无辜者,其身上或者随身携带的物品、驾乘的交通工具上根本没有任何相关犯罪证据;另一种是潜在的犯罪嫌疑人,其身边要么没有携带任何与犯罪有关的物品,或者形迹可疑人以特殊方式在附近或其他较远的地方将犯罪有关的物品隐藏了起来,司法机关通过正常的工作难以发现。而在犯罪嫌疑人有关证据的取得上,司法机关等部门在其身上、随身物品、交通工具等处搜获与犯罪有关的物品,即便其不交代,有关部门仍可掌握犯罪证据。

3.本案中,根据在案证据及被告人李瑞勇的具体归案情况,应当认定其是“仅因形迹可疑”被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罪行,属于自动投案,构成自首。理由是:第一,虽然在被告人李瑞勇随身携带的物品中搜出了作案工具一字起一把,但是该一字起并不具有明确的指向性,不能说明被告人李瑞勇实施了起诉书指控的盗窃行为,亦未确定被告人李瑞勇为犯罪嫌疑人。第二,被告人李瑞勇的罪行未被公安机关发觉,仅是因为形迹可疑被盘问,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依法应当认定李瑞勇具有自首情节。

综上,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李瑞勇构成自首,并根据其犯罪情节及认罪态度,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是正确的。

 

                                                      撰稿: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 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