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审判研究 > 调研园地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庭前准备程序
发布日期:2012-10-10 发布人:管理员

 

                                          喻   
我国政府对青少年问题一直非常重视,但由于我国目前处于社会转型期,逐步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乃至信息社会转型,从封闭、保守、价值一元的社会向开放、自由与价值多元的社会转型,从缺乏流动性的熟人社会向高度流动性的陌生人社会转型。在此期间,未成年人犯罪逐步呈现出犯罪年龄低龄化、犯罪主体复杂化、犯罪类型多样化、犯罪手段智能化、犯罪形式团伙化、犯罪结果恶质化以及犯罪倾向独立化等危险趋势。未成年人犯罪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如果法院在案件审理时能够充分挖掘他们犯罪的主、客观原因,有的放矢地加以科学引导,则有助于帮助他们走上正道,重新融入社会生活。
庭前准备、开庭审理和庭后帮教是未成年刑事案件审理的三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庭前准备的内容直接影响着庭审效果,也制约着后续帮教工作。京庭前准备工作中,应充分把握“教育”这一核心要素,坚持全面、直接、科学的原则,注重围绕未成年被告人自身的特点进行准备,结合案件性质及被告人的特点收集相关的教育素材,开展德法教育,帮助未成年被告人反省自己的错误,真心悔过,积极向善。
一、未成年人犯罪的特点对庭前准备程序的要求。
1.共同犯罪比例较高。未成年人成长过程中往往渴望在成年人社会之外寻求归属感和安全感,因此容易共同犯罪。庭前准备应重点审查以下几点:一是共同犯罪的形式,即临时纠合还是有相对固定人员;二是团伙犯罪中是否存在较为明确的支配地位人员,团伙内成员分工是否明确;三是各被告人在犯罪中的具体作用,如在团伙盗窃案件中,有的望风,有的实施作案,有的负责联系销赃;四是各被告人如何纠集联络,实践中存在共同流浪、共同居住、共同娱乐等情形,一人提议作案,他人积极响应。
2.侵犯财产型犯罪居多。当前社会中家庭经济收入存在两极分化现象,一些家庭经济条件差的未成年人容易心态失衡,并产生暴富的心理,另一方面,他们往往缺乏获得正当收入的劳动技能和经营渠道,一旦受外部不良环境的诱惑,就会采用犯罪手段谋取财富。对此类犯罪要侧重审查被告人的成长环境,家庭经济条件,个人经济来源,不良嗜好的类型,作案手段,作案地点,作案对象,赃款的具体用途,退赔款物的态度等。
3.暴力型犯罪居高不下。对此类犯罪庭前准备注意审查以下几点:一是暴力犯罪有无起因及起因种类;二是实施犯罪是临时起意还是有预谋犯罪;三是暴力犯罪的手段,有无持械,如持械,应注意审查持械的时机,如有些被告人在作案现场临时拾捡器械,有些被告人则在作案前准备刀、棍等作案器械;四是犯罪手段是否残忍,是否追求一定的伤害程度;五是对伤害后果的认识,是否积极赔偿,是否心存愧疚,有未取得被害人谅解。
二、未成年人案件审判的特点对庭前准备程序的要求。
1、个性化审判。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理的对象是未成年被告人及其实施的犯罪行为,对犯罪行为的审理可以有相对统一和固定的审理模式,而对未成年被告人的审理则要采用实证模式,即依据审判法官的经验法则确定以何种方式、何种程序对未成年被告人开展法制教育,它是一种个性化的审判方式,注重教育的实效性和灵活性。而庭前准备程序就是为个性化审判提供翔实材料的过程。
2、教育与惩罚相结合的审判。少年司法制度的产生与人道主义立法思想有着密切的关系,早在公元前十八世纪,《汉谟拉比法典》就已经将未成年人犯罪行为与成年人的犯罪行为区别开来,此后集罗马法之大成的《优士丁尼安法典》又确立了“儿童不可预谋犯罪”的原则,认为不存在天生的坏儿童,也没有不可挽救的儿童。英国在十五世纪左右逐渐形成衡平法理论,认为国家是少年儿童最高监护人,而不是惩办官吏,要求国家教育和预防青少年犯罪。因此法院必须从庭前准备程序开始的,循序渐进、逐步深入地教育、感化、挽救未成年被告人,使未成年被告人反思自己的犯罪行为,改正身上的陋习和毛病,重新融入社会生活。
三、庭前准备的相关做法。  
1、了解和观察未成年被告人的基本品行。由于未成年人的成长和犯罪均发生在法庭外,法庭对未成年人的性格特征不够了解,审判人员在送达起诉书时应侧重了解未成年被告人对指控事实的意见,以及言行举止体现出来的态度。对一些性格内向和懦弱的未成年被告人,应从人生成长的角度正面引导他,帮助其树立生活的勇气,鼓励他勇敢的面对法院审判。对一些态度蛮横、抱着无所畏态度的未成年被告人,则应帮助其明白犯罪行为的危害性,从犯罪行为给社会、被害人、自己及家人所造成的伤害后果促其认罪,通过现实处境与其以往境况的比较促其反省。对案件事实持有不同意见的未成年被告人,则为其讲解相关诉讼权利及诉讼义务,消除他们的疑虑。为进一步了解未成年被告人的详细情况,审判人员还精心设计了个性化的《未成年被告人基本情况及犯罪原因调查表》,要求未成年被告人填写自己的家庭情况、学习经历、性格特点、自己对犯罪行为的认识。在核查调查表的相关事项时,审判人员则尽可能地细化情节,以便寻找教育“感化点”,有针对性地帮助其认罪悔过。
2、加强与法定代理人的沟通交流。家庭因素是未成年被告人走上犯罪道路最重要的诱因。不良的家庭教育会造成未成年人心理上的缺陷,从而增大其在成长过程中实施犯罪行为的风险。国外著名的教育学者马卡连柯认为:“学生主要教育基础是幼儿时期奠定的,五岁之前所做的一切,等于教育过程的百分之九十的工作。”而青少年幼儿时期基本是在家庭度过的,由此可见,家庭教育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在青少年犯罪案件中,有过半数案件青少年犯罪与其生活在一个不健康的家庭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调查显示,可能对青少年个性产生不良影响的家庭有以下几种:自然结构破损的家庭(如离异家庭、父或母已去世,空巢家庭);经济贫困家庭(如父母长期患病需要治疗,父母长期下岗在家或无业);不道德的家庭;犯罪者的家庭;精神障碍者的家庭;吸毒者的家庭;经常迁居的家庭;父母无知和无教养的家庭;经常有家庭暴力等纠纷的家庭;父母对子女感情淡薄的家庭;父母对子女督促管教不够的家庭;父母对子女督促管教过严的家庭。在庭前准备中,法院依法通知法定代理人共同参与并填写《未成年被告人家庭情况及犯罪原因调查表》,详细了解未成年被告人的成长情况,共同分析未成年被告人犯罪的原因,询问法定代理人对案件处理的态度,并要求其作出切实可行的保证措施。此外,还要对未成年被告人的家庭因素进行重点了解,指明家庭成员的行为方式和家庭教育的侧重点,促其主动配合法院做好被告人的帮教转化工作。
3、委托社区矫正机构进行全面调查。未成年人的犯罪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社会、学校或家庭等方面的外部因素,也有未成年人本身自我约束不严等内部原因。通过委托社区矫正机构全面调查,有助于审判人员了解被告人的家庭出身、性格特点、成长经历、受教育情况、性格特征、在校表现、社区评价等,为有效教育、矫治未成年被告人,提供了能全面、客观、翔实的参考依据,同时使帮教工作有针对性、实用性。
4、开展必要的走访调查活动。针对一些心理存在问题的未成年被告人,庭前咨询心理医生,并邀请其与被告人见面交谈,以便对被告人的心理状况作出科学的诊断。针对一些在校学生则通过走访,了解学校对其在校期间的评价,以及学校的处理方式。针对一些有工作单位的未成年被告人,则了解单位对其工作表现的评价,是否愿意留他继续工作。
5、特殊案件的庭前准备工作。一是未成年被告人再次犯罪情形下,侧重了解被告人前一次犯罪至本次犯罪期间的学习、生活、工作、交友情况,接受社区矫正管理的状况,法定代理人是否参与帮教,再次犯罪的诱因,对重新犯罪的认识态度。二是对外省市未成年被告人的庭前准备。这些被告人外出打工早,流动性大,当地社区调查机关仅能提供未成年被告人幼小时期的材料,审判人员则侧重调查其打工期间的性格特点、工作经历、受教育情况、性格特征等。三是对单亲家庭未成年被告人,侧重审查监护人的帮教能力,对帮教能力不足以及相互推诿、指责的父母,则引导父母树立正确的帮教观念,形成帮教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