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审判研究 > 调研园地
浅析我国婚姻法中的离婚标准问题
发布日期:2012-10-10 发布人:管理员

                                                王      刚  

 要:离婚标准,是指离婚中法律所规定的是否准予离婚的规范性元素,是法官审理离婚案件时据以决定是否准予离婚的法定条件和判决予以援用的依据,具有适用一切离婚条件的普遍效力。我国现行婚姻法中所确立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离婚法定标准,在司法实践中的问题,在法学界也存在着不少争议。对我国诉讼离婚标准的看法以及对其的完善提出几点建议。
关键词:婚姻关系;法定离婚标准;感情破裂;标准完善
马克思说过:“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实际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因而离婚,作为社会最小细胞的裂变所产生的社会效应,即被社会各界所关注,成为整个社会变革、发展的缩影。有这样的一个比喻:婚姻就像一双鞋子,是否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婚姻的幸福指数很大程度是内心感受的描述,从法律角度来讲,属于私领域中比较隐秘的范畴。离婚诉讼,实质上在于如何用公共的视角来评判私领域婚姻的成功与否。
一.我国新婚姻法的具体离婚标准
我国于2001年4月20日公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婚姻法》,我国婚姻法中对于离婚问题只是原则性的规定,确立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离婚法定标准[1]
(一)            婚姻法第32条的规定表明我国目前采用破裂主义原则
    我国婚姻法第3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1、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2、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3、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4、因感情不合分居满两年的;5、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二)            离婚自由原则
    离婚自由原则是婚姻自由原则的重要组成部分。婚姻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带有人身性质的契约,法律应当允许婚姻双方或一方通过合法途径解除婚姻关系。我国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判决离婚的标准,有欠科学。建议将感情破裂修改为婚姻关系确已破裂。
(三)            司法判例
    最高法于1989年11月21日颁布《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准予或不准离婚应以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作为区分的界限。判断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应当从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夫妻关系的现状和有无和好的可能等方面综合分析。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和审判实践经验,凡属下列情形之一的,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经调解无效,可依法判决准予离婚。 
1.一方患有法定禁止结婚的疾病,或一方有生理缺陷及其他原因不能发生性行为,且难以治愈的。 
2.婚前缺乏了解,草率结婚,婚后未建立起夫妻感情,难以共同生活的。 
3.婚前隐瞒了精神病,婚后经治不愈,或者婚前知道对方患有精神病而与其结婚,或一方在夫妻共同生活期间患精神病,久治不愈的。 
4.一方欺骗对方,或者在结婚登记时弄虚作假,骗取《结婚证》的。 
5.双方办理结婚登记后,未同居生活,无和好可能的。 
6.包办、买卖婚姻,婚后一方随即提出离婚,或者虽共同生活多年,但确未建立起夫妻感情的。 
7.因感情不和分居已满三年,确无和好可能的,或者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又分居满一年,互不履行夫妻义务的。 
8.一方与他人通奸、非法同居,经教育仍无悔改表现,无过错一方起诉离婚,或者过错方起诉离婚,对方不同意离婚,经批评教育、处分,或在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过错方又起诉离婚,确无和好可能的。 
9.一方重婚,对方提出离婚的。 
10.一方好逸恶劳、有赌博等恶习,不履行家庭义务,屡教不改,夫妻难以共同生活的。 
11.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或其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伤害夫妻感情的。 
12.一方下落不明满二年,对方起诉离婚,经公告查找确无下落的。 
13.受对方的虐待、遗弃,或者受对方亲属虐待,或虐待对方亲属,经教育不改,另一方不谅解的。 
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二.我国新婚姻法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首先,感情不是婚姻解体的全部原因。我国现行的婚姻法以“感情确已破裂”作为诉讼离婚法定标准,将无形的精神性质的感情作为法律调整的对象,容易产生盲目性和随意性,不利于实践审判活动,也不能涵盖婚姻解体的全部原因。婚姻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具有自然与社会双重属性。感情只是构成夫妻关系的内容之一,它只能在一定层面和程度上来反映夫妻关系的内容,不能完全来代替夫妻关系的整体,除了感情因素,物质生活的不满意和性生活的不和谐都可以成为离婚的原因。夫妻感情还只是夫妻生活的主要方面,没有包括夫妻生活的全部内容,将夫妻关系内容之一的感情作为判决离婚的法定标准,难免以偏概全,而将感情以外的其他因素排除诉讼离婚标准之外,条件显然过于苛刻。
其次,感情确已破裂标准难以界定,不便实践操作。有一现实案例:1997年,陈某和季某经人介绍相识,恋爱两年后,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并在1998年8月生育了儿子。虽然两人恋爱时间不算短,然而两人似乎都对婚姻现状有所保留,矛盾日渐增多。2005年11月30日,两人来到婚姻登记机关离婚。可仅仅事隔19天,两人就重新办理了复婚手续。然而,两人共同生活了不到10天,妻子陈某再次作出了离婚决定。12月29日,陈某向法院提交了诉状,要求法院判准两人离婚。启东法院审理该案后,发现两人都已没有了真正和好的想法。于是,法院对案件进行了调解,在原、被告对孩子抚育、财产等问题达成一致协议后,法院准许了两人的离婚请求。
    该事件生动反映了作为精神性质的感情存在着较强的主观性和隐秘性,即使是当事人自己,本身亦往往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并受时间、环境、利益等各种因素的影响,致使当事人在短短一个月内,历经离婚、复婚、离婚的反复,法官在内的外人更难以界定,只能通过表现在外的婚姻关系来进行价值判断,这就增加了离婚审判的随意性和盲目性,降低了法条在司法实践中的可操作性。
三.法学界对我国现行的离婚标准的争议
(一)            主张“婚姻破裂主义”的理由
⑴ 能科学合理地反映夫妻关系的概念
  从法律意义上看,夫妻关系是夫妻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婚姻关系破裂,即夫妻之间的权利义务必然消灭。既然夫妻之间已不能享受权利和履行义务,则应从法律上解除夫妻关系,用“夫妻关系破裂”的词语表达较为准确。
⑵能反映离婚自由的全貌,符合逻辑
  男女两性因结婚而建立婚姻关系,结为夫妻。夫妻关系包括精神关系、经济关系和性关系,这三部分构成了婚姻关系的完整内容。因此,作为社会现象的离婚,既有当事人主观原因,即精神因素,如感情方面的不和谐;又有客观方面的原因,如一方有严重疾病或生理有缺陷不能发生性行为;或是因夫妻之间的经济纠纷,家庭纠纷以及一方犯罪被判处徒刑等等。以上各原因即可引起夫妻关系存在裂痕以致破裂。
⑶与国际接轨
  从世界各国离婚立法的状况来看,其他所有采破裂主义的国家(地区)都采婚姻破裂主义。它以婚姻生活的客观状况为中心,以婚姻在事实上死亡,强调的是婚姻关系的现状。美国统一结婚离婚法第305条注释:“它规定可以离婚的唯一根据就是法庭认为婚姻确已无可挽回的破裂。”德国民法典第1565条:“婚姻如果破裂,可以离婚。”法国民法典第229条:“下列情形,得宣告离婚……共同生活破裂。”中国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052条第2款:“有前项以外重大事由,难以维持婚姻者,夫妻一方得请求离婚。”
由此可见,采用“婚姻破裂主义”是世界潮流,我国立法应顺应这一潮流方为合适。
⑷符合我国现阶段的婚姻家庭状况
以“感情破裂”作为法定离婚理由,必须以夫妻婚后感情为前提,以感情破裂导致离婚为后果。但在现实过程中,未建立起感情而婚姻得以缔结和存续的并不少见,所谓的“凑合型婚姻”还有一定数量,这类婚姻夫妻间缺乏感情,双方出于对对方的责任及子女利益,自愿维持婚姻关系,并自觉遵守婚姻道德规范,履行夫妻间的权利义务,这种婚姻有意于家庭的完整,子女的健康成长,也有利于社会,应得到道德舆论及法律的认可。
因此,只有婚姻关系破裂与离婚之间才是逻辑上的一致性和因果关系上的必然性。采纳“婚姻破裂主义”才符合我国国情。
⑸利于推行和遵守[4]
  法律明确了夫妻之间特定的权利义务,如夫妻间已不能享有这样特定的权利和履行特定的义务,证明婚姻关系事实上已经破裂,无论是感情因素、经济因素或其他原因,法院都应准予离婚。法律明确规定衡量的具体标准,便于法官掌握,以准确作出判断,也便于当事人知法、守法、避免在离婚问题上的缠诉。
(二)            对“感情破裂主义”的辩解
    有的学者坚持“感情破裂主义”,他们针对反对者所提的理由,为“感情破裂主义”提出辩解意见。[5]
⑴ 于感情不是法律调整对象的问题
  一方面,坚持以感情确已破裂为判离的标准,是否就是把感情作为婚姻法的调整对象?事实上,这个标准仅是指离婚的标准,是离婚的实体性规定,不是离婚法调整的社会关系本身。“离婚标准”是一种尺度工具,用以检查、衡量某一特定的婚姻关系的现状是否完好无损,衡量的尺度工具是一回事,被衡量的婚姻关系又是另一回事。婚姻法在这里所调整的对象,仍是作为一种社会关系的婚姻关系,对存在婚姻关系的双方的感情,并未有进行调整的规定。
  另一方面,退一步说即或以感情确已破裂为离婚的标准与社会学和心理学范畴“有染”,是否就一定不能兼容于婚姻法呢?法学与社会学、心理学等其他学科就应当绝缘吗?毫无疑义,感情尤其是夫妻间的情爱,虽然有其重要的心理成分,但怎能因此在法律中就没有立足之地!再说,现代学术思想领域里多种学科的互相交叉和渗透,已属时尚潮流。法学领域中不也是有社会学法学派、心理学法学派的存在和分野吗?婚姻法学也应随着历史的前进而不断发展,岂能与其他学科森严壁垒而固步自封。
  ⑵关于感情破裂概括不了离婚的全部现象问题
  弄清这问题的关键在于正确区分现象和本质的关系。本质和现象的关系是对立统一的。不同现象可以具有共同的本质,同一本质可以表现为千差万别的现象。
  离婚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它受政治、经济、文化、习俗和当事人的健康状况等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但这些都是现象,不是事物的本质。从离婚的现象看,形成的原因很多,但深入探究它的本质都是共同的,那就是感情确已破裂。把感情破裂的本质和种种原因的现象相提并论,是不科学的,不利于弄清离婚案件的基本事实。感情破裂是客观事实,审判人员办理离婚案件,既要查清双方当事人离婚的主观原因,更要正确把握双方感情是否确已破裂这一客观事实,从而作出准予离婚或不准予离婚的判决。
  ⑶关于给司法机关带来困难的问题
  法院办理任何复杂的案件都会碰上困难,问题是如何去克服困难。
  应当承认,正确判断双方当事人的感情是否确已破裂,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但却未必是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克服困难的办法总是有的,世界上任何复杂的事物,问题都可以被认识的,不过认识这样的事物,需要有一个艰苦求索的过程。要有信心,也要下苦功夫,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法官的职业本来就难得轻松。
四.对于我国离婚标准的看法以及对我国离婚标准的完善
    离婚原因的复杂性,有些离婚的原因可归结为感情破裂,而有些则与感情破裂无关。对于离婚的标准,在我国国情来看,以“感情确已破裂”为判决是否准予离婚的标准似乎过于理想化。但随着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不断提高,婚姻进入以爱情为基础的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现在,我国应跟据我国国情,实事求是,完善我国的离婚标准,指导人们正确对待婚姻问题,提高审判人员的审判质量和效率。
把感情标准引进婚姻,是人类对婚姻认识的进一步深化。没有感情的婚姻真的就成为了坟墓了。但是,必须把感情标准放在道德层次来评价婚姻,在法律的层次,尽管我们无法回避感情对婚姻质量的影响,但感情的有无和深浅不能成为人们享有权利和义务的唯一依据。由此,对诉讼离婚标准的完善,我认为应该考虑这样几个因素:
第一,感情是重要的参照标准。这一原则的确立,首先是符合我国现有法律规定,也适应我国传统道德心理。在审理离婚案件的时候,要从感情角度来评价婚姻缔结基础的牢靠性,当婚姻出现危机的时候,是否有感情危机的因素在里面。因为,婚姻毕竟不是简单的两性的结合,感情因素,对于多数婚姻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部分。感情不好进行法律层次的衡量,但的确为法律的判断提供道德指引,为审判结果提供道德支持。
第二,权利和义务是婚姻关系的根本。法律的制定也是建立在对人具有相当的理性的假设上的,首先相信婚姻的当事人对婚姻有足够理性的认识,特别是对结合成生活共同体以后的权利义务有清醒认识。婚姻就个体而言,当事人可能考虑更多的是双方如何的相爱,而法律应看到的是在该共同体里你们要互相承担权利义务。一旦有人违反了“婚约”,不履行或瑕疵履行自己的义务,另一方就有权利提出追究“违约责任”,甚至解除婚姻。
第三,尊重当事人的自由选择。婚姻首先是私领域问题,法律的介入是当事人的最后的不得已的选择。应相信当事人的理性,他们对自己的幸福来源有更清楚地认识。从审判人员角度,始终应该是局外人的调解和建议角色。审判人员所要判断的是在现存的婚姻关系中双方是否在履行权利义务方面存在问题,通过这一方面的引导,使当事人更加清楚认识自己的婚姻状态,从而做出理性的选择。
通过我国婚姻法的进一步完善,使之更加符合婚姻的本质,既有利于指导人们正确对待婚姻问题,又有利于审判人员提高案件审判质量。
五.结语
离婚标准是法官对离婚当事人的婚姻关系予以维持或解体进行价值判断的标尺,采取何种标准直接影响着离婚率的高低,但其共同目的都是提供法律上的救济为当事人不幸婚姻提供解脱,以提高当事人的婚姻质量。因此,我们不应回避“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离婚法定标准得缺陷,确实的以我国国情为基础,权利和义务为婚姻关系的根本,完善离婚的标准使之更加符合婚姻的本质,既有利于指导人们正确对待婚姻问题,又有利于审判人员提高案件审判质量。[6]


[1] 2001年4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婚姻法》
[2]王德意、李明舜主编:《新婚姻法的理解与运用》,中国致公出版社2001年版
[3]王春东:《离婚标准的法理审视》,《山西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3年6月第2期
 
[5]孙若军:《论新〈婚姻法〉的离婚标准》,《法学杂志》2001年第4期